似水流年_惹人妒

你生是一个人,死是一个人
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带走。
但你至少带走了我的心。

生日快乐,魏无羡。


【澄清】关于魔道祖师涉嫌抄袭浩然剑的反调色盘

叽叽的良心:

https://m.weibo.cn/5241531932/4265452735062367

内含调色盘及反调色盘,链接若无效请点评论区链接

https://m.weibo.cn/5241531932/4265607132340815

听说有另外一个“既视感很强的”洗脑包,看这里辟谣。

欢迎评论讨论,不欢迎尬黑,毒唯有多远滚多远,怨妇不要草存在感。事后会新增到辟谣博里,这篇不删。

请拆逆党自觉闭麦谢谢

欢迎转载,站内站外皆可,不用来问啦,附上原博地址就好(是原博的不是这篇)

如果没办法转载的话,点开热度列表,从转载过的人那里二次转载就可以了


【科普向】关于墨香铜臭相关黑料的辟谣与反盘

叽叽的良心:

近日来发生了不少事相信各位也有所耳闻,为避免争议,本人对此次事件不予评价,仅针对各方黑子又双叒叕拿出来炒的陈年洗脑包进行辟谣,将不定期进行更新,也欢迎评论补充。


作者自我澄清一


作者自我澄清二


关于营销的辟谣


关于魔道涉嫌抄袭多部作品的反调色盘


反抄袭吧对此事看法


仙剑粉做的反调色盘


霹雳粉做的反调色盘


括号君太太对于同道殊途是否为墨香铜臭花钱请策划的澄清


微博主页墨印香堂对于推文一事的澄清


(5/28新增)关于作者低价买雷盗号给自己作品刷数据的辟谣与澄清:
https://m.weibo.cn/6352910928/4244672870255317


(7/24新增)关于魔道祖师被指控抄袭浩然剑的辟谣与澄清:


https://m.weibo.cn/5241531932/4265073691828761


https://m.weibo.cn/5241531932/4265094369844351
 
关于“墨香铜臭同意魔道祖师改编影视剧中新增BG线”以及“墨香铜臭为陈情令编剧”的辟谣:


看图


(7/25新增)关于魔道祖师被指控抄袭浩然剑的反调色盘:


https://m.weibo.cn/5241531932/4265452735062367
内含调色盘及反调色盘,链接若无效请点评论区链接


https://m.weibo.cn/5241531932/4265607132340815
黑子为指责抄袭而不惜“复制浩然剑原文,将其人名改为魔道内角色”


(7/27新增)关于墨香铜臭“开除薛洋及江澄粉粉籍”的澄清与事件科普:


https://m.weibo.cn/5241531932/4266435721270486
不存在“地图炮粉丝”的行为,从头到尾针对的都是“角色毒唯”,请正常粉丝不要对号入座。


业内人士为魔道是否营销一事辟谣:



关于魔道卖ip给营销公司“新湃传媒”一事辟谣:



请各位粉丝不要对任何人进行人身攻击与地图炮,不要在其他不相关的作品底下(包含但不限于小说、漫画、动画与B站弹幕)提起魔道。


圈地自萌,理性交流,不要落人口实留下把柄,你们无意间说的一句话,责任都是由作者来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爆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杂谈】谈谈抄袭这件事

林朵:

抄袭是文创行业绕不过去的一个坎。


 


无论写作、绘画、音乐还是游戏,总有原创者辛辛苦苦创作出一部作品,汗都还没来得及擦,就看见自己呕心沥血的作品被偷了去,或简单或繁复地包装打扮一番,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家的聚宝盘。


 


对于创作者而言,这绝对是一场可怕的噩梦。


 


而这场噩梦的名字叫做抄袭。


 


但在被抄袭者深感痛心的同时,许多看客却不以为然。他们也会觉得在商店里偷东西不对,但对偷创意、偷文字、偷画面这种行为,态度却很漠然,既不同情被抄袭者,也不反感抄袭者,有的立场甚至会偏到“抄袭之作能比原作更受欢迎,说明抄的人更厉害”这种方向上去。


 


因为他们实在是太过低估了创作的难度,又太过高估了文笔润色、包装和营销的作用。


 


作为一个本职工作与文创行业毫无干系的半吊子写作者,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创作所需耗费的心力并不比其他工作少,甚至可以说是更难更苦,毕竟做的都是从无到有的事。


 


一份好的创作,其功效是从“”到“”,文笔润色、包装和营销这些的功效是加在“”后面的“”。诚然,曼妙的文笔、高超的包装、精准的营销,这些是可以帮助一部作品将口碑、效益无限放大,但前提是必须先有那个“一”,否则,加再多的“零”,也只是“零”而已。


 


因此,保护创作者的权益,是维护整个行业正常运营的基石,用爱发电不可持续,有甜头的事才有更多专业的人去做,科技行业有专利权,文创行业有著作权,都是这个道理。


 


一个良性循环的创作圈子,有健全的版权制度去惩治抄袭者,保障被抄袭者的利益。抄袭可耻是共识,抄袭者一旦败露,就得付出高昂的代价,无论观众还是投资方都会对其避之不及,彻底与之划清界限。于是抄袭者彻底身败名裂,想再翻身是几无可能。


 


有这样严厉的威慑,想动歪脑筋者不敢轻举妄动。原创者可以放心创作,作品好了自然带来收益,于是专心创作者越来越多,整个圈子的创作水平也就水涨船高。


 


反观一个恶性循环的创作圈子,版权制度很不健全,也不会形成“抄袭可耻”的全民意识,辛苦劳作的被抄袭者总是在吃哑巴亏,抄袭者倒是有神功护体,追捧者甚多,偷了别人的辛苦创作,轻轻松松就赚的盆满钵满,日子过的不要太快活。


 


有这样的“好榜样”摆在眼前,谁还会继续老老实实搞创作?想走“捷径”的人只会越来越多。恶性循环久了,优秀的创作者心灰意冷,无利可图,抄袭者却横行霸道,名利双收,直至你抄我我抄你,抄无可抄,整体圈子作品质量下降,甚至崩盘都不是没可能的。


 


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曾经国内的单机版游戏行业就是个惨痛的教训。


 


这几年文创行业发展的越发红火,整体的版权意识似乎也在逐渐增强。但遗憾的是,由于缺乏合理制度的约束,抄袭者大多并没有受到应有的惩处,抄袭行为倒是有愈演愈烈之势。


 


毕竟,抄袭成本太低,利益却是实打实的。


 


凡事都指望个人自律,不可能的。


 


有了利益便有了支撑和底气,相比欲哭无泪的被抄袭者,抄袭者却活的更风光,更惬意。他们肆无忌惮地啃着被抄袭者的人血馒头,诚实创作者的孩子被抢走被卖钱,却悲哀地发现,想要夺回自家的孩子,还得面临付出巨额诉讼费用和很多时间精力的困境。


 


且不说版权官司有多难打赢,就算打赢了,能获得的补偿可能也远远不够为此投入的成本。许多被抄袭的创作者不去争不去告,不是因为他们不想,而是他们根本承受不起这样的损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孩子为强盗赚钱,完全是被逼无奈。


 


但在我看来,这都还不算最悲哀的。


 


最悲哀的,是许多抄袭者还自带大波粉丝。这些粉丝,他们追捧抄袭者到了不分是非黑白的程度,一味维护抄袭者,根本不认为抄袭是一项需要指责的过错,甚至去污蔑与中伤无辜的被抄袭者,摆出一副“抄你是看得起你”的蛮横态度。


 


连最基本的价值底线也从根上烂掉了,诚实的创作者不被支持,可耻的抄袭者广受追捧,这才是最可怕的事。


 


早在十几年前,泛娱乐化的文创产业在国内刚刚兴起之时,便已有“就算抄袭我也支持”的声音频频出现。坦白的说,那时候还是个孩子的我也玩过抄袭的游戏,看过抄袭的小说,但随着成长,我渐渐意识到,对抄袭者多一份宽容,就意味着对被抄袭者的多一份伤害。


 


错了就要改,而绝不是说曾经错了就要一直错下去。如今我会尽自己所能地购买诚实创作者的作品,无论小说、游戏、软件、画册,用钱为自己想要的理想环境投票。


 


我是真的相信这个环境一定会越变越好。


 


但却沮丧地发现,十几年前那种“就算抄袭我也支持”的言论,一直延续到了现在。情况并没有明显好转,反而由于网络传播的放大效应,作恶者越来越猖狂,效仿者越来越众多,抄袭作品赚得越来越多,同时也寒了越来越多原创者的心。


 


也曾见到许多支持原创者的呐喊,都被另一种狂热而非理性的喧嚣迅速压倒。


 


但我依然要写这篇文,只为了把“抄袭可耻”这个观点传递下去。


 


即便眼下的大环境不尽人意,但这个声音总得有人坚持不懈地发出才行。有人发声,改善的希望就不会断绝。


 


鲁迅先生曾说过,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仅以此文,与诸位共勉。


 


END




此文欢迎转载,只需注明原出处即可,不用再来问我。



--------------------------


本文收录于《行文且思》系列,该系列目录如下:


(1)《脑洞与成文之间隔着一个好写手》


(2)《怎么写是作者的事,怎么看是读者的事》


(3)《写时用心,读来交心》


(4)《论写作上瘾是怎样一种感受》


(5)《谈谈抄袭这件事》


-------------------------------------



风途石头:

一位妈妈的孩子被人拐走了。
拐走孩子的人给孩子换了件衣服,换了个发型。那孩子本就是那么可爱啊,不管他穿着如何,他都会吸引一部分人。
那群人是如此地爱那个孩子,她们赞扬他,喜爱他,夸奖他,并且爱屋及乌地喜欢他的“养育者”——拐走孩子的人。
孩子的妈妈终于知道了这件事,她找到了拐走孩子的人,要求她归还。
这本该是天经地义的事。
可是会有一部分人啊,那样谴责孩子的生母——
“不就是个孩子吗?谁养又能怎么样,何必如此大张旗鼓。”
“这孩子亲妈真是太没有气量了。”
“我觉得这孩子养得挺好的啊,你有本事你就也抢别人的孩子养啊。”
“谁生的又能怎么样,反正我挺喜欢这孩子的。”
于是,本该思过的拐孩子的人,或许本有思过之心的拐孩子的人,就在这种背景下愈加肆无忌惮了。他们会愈加嚣张,他们的数量会越来越多,因为后果跟利益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妈妈又能怎么办呢?国家没有完善的法律来保护她,群众没有意识去维护她,就算妈妈要讨个公道,甚至还会有朋友劝她:“算了吧,现在被拐的孩子多了去了,谁又能顾得上你呢?”
她只得忍气吞声。
丧子之心,切肤之痛,只有当妈的一人懂。
受害的妈妈越来越多。
因为旁观者的纵容,因为社会环境是非观的丧失,拐孩子的人也越来越嚣张。
喜欢被拐走的孩子的人,以及不在意这孩子到底是不是拐来的旁观者,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在为虎作伥呢?你们对这个拐来的孩子的每一个评论,每一点关注,都是那个拐孩子的人继续作恶的资本啊。


这就是抄袭,比喻或许不是很恰当,好在通俗易懂。
最近乌七八糟的这类事很多,不针对任何事件,而是针对大环境。身为一个小小的创作者,能做的事或许只有给吃瓜观众科普一下什么叫抄袭了吧。
这也只写给醒着的人和可以叫醒的人看罢了。
因为那些已经昏睡过去的人啊,哪怕上面那个段子不是意有所指,他们的道德观念也不会觉得这种状况有何不妥。
而倘若我们不发出声音,醒着的人怎么会变多呢?